有全国影响的大戏。

从民间小戏成长为具

两百

台登上都市舞台

成为安徽文化艺术中

最响亮的品牌

黄梅戏艺术从乡村草

/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
N   E  W S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DYNAMIC
新创现代戏《孔雀西北飞》建组大会顺利召开!





        11月9日上午,新创现代戏《孔雀西北飞》剧组在我院天仙配茶戏楼正式成立。

        为了给年轻演员创造并提供更多的实践机会,通过不断地实践,调动他们的积极性、主动性和创造性,使他们在短时期内全面提高,积累全面的表演、舞台经验,此次新创现代戏《孔雀西北飞》担任主要角色的演员均为我院二团中的佼佼者。

        此次排练任务由王成副院长主要负责,由二团副团长姚恩田负责排练现场。


       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、人文精神、道德规范,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,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。该剧由小见大,从家长里短、日常俗事的婆媳关系出发,引出当下已被诸多人认为是习以为常的社会问题,从而引发人们对这一普遍现象的追问与思考,并最终表达出了对人间真情、善良、美好的渴望和对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呼唤。 

主创人员:

编剧:刘云程  焦建云

导演:李    云

作曲:陈精耕

剧务:解英瀚  袁   伟





刘云程

        1934年出生于安庆市枞阳县东乡一农家,现为国家一级编剧,中国戏剧文学会副会长,深圳艺术评审委员会委员,深圳市粤剧团艺术顾问,享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,原安庆市文化局局长,安庆市文联主席,安徽省政协常委,是当代著名的剧作家。

        曾发表剧本近30部,代表作有黄梅戏《失刑斩》、《西施》、《徽州女人》(与陈薪伊合作)、粤剧《驼哥的旗》《江南雨》、《客家女人》《独秀山下的女人》等黄梅戏剧目,三次获得国家级戏剧文学大奖———“中国曹禺剧本奖”,其中2002年11月《驼哥的旗》在该大奖评选中荣登榜首,并且在第七届中国戏剧节上囊括了戏剧节所有的奖项。该剧被选为首批“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项目”,名列地方戏曲第一名,此前黄梅剧本《失刑斩》和《徽州女人》亦获此殊荣。


李云

       中共党员,研究生学历,国家一级演员,国家一级导演, 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原河南省豫剧三团副团长,现为河南艺术研究院导演,出版个人专著《梨花集》一部。多年来,李云一直从事豫剧表演及学术研究,为河南豫剧事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。曾主演豫剧有《红果红了》、《香魂女》、《泪洒相思地》、《忠诚卫士》、《村官李天成》等三十余个曲目,其中十一次获国家级奖项,省级奖项二十余次。曾执导《山道上的女人》、《山野秀才》、《万家灯火》、《大锣鼓经》----薛柏松戏剧打击乐演奏会。等多场大型现代豫剧并获奖,被媒体尊称为“梨园才子”。


陈精耕

       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一级作曲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早年就读安庆艺术学校音乐科,八十年代在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,后担任安徽省黄梅戏剧院艺术研究室主任。曾创作舞台剧、电影、电视、广播剧二百多部(集)。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各类艺术节,获得“文华”音乐创作奖,全国第二届少数民族会演创作金奖和“孔三春”戏曲音乐奖等奖项,发表多篇专业论文。


人物:

刘金芝—— 袁   媛   王  莹

焦    母—— 何   云

焦重情—— 赵章伟  袁  伟

焦月香—— 赵    丽

刘    母—— 徐    君

林主任—— 王    娟

焦小祥—— 陈    丹

算命男—— 姚恩田

刘兰芝—— 王    莹  袁  媛

胡    姐—— 胡媛媛

董    姐—— 董桂英

姚    姐—— 姚玉桃

李    姐—— 李   洁



黄梅戏《孔雀西北飞》导演阐述(节选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     关于文本:

    若干年来,我一直在期盼,能遇到一个有生活,有温度,有观众,接地气,能养人,不需要装进什么思想深度的大众戏剧,来实现我的《极简裸演戏剧》理念。刘云程、焦建云二位老师的《孔雀西北飞》就是这样一部作品。

    故事流畅,人物鲜活,唱词精彩,生活气息浓郁,接地气,有温度。看似通俗浅显,实则雅致厚重。轻松背后的沉重。没有故弄玄虚,故作高深,板起面孔教训人的世俗功利气势。而是平实地娓娓道来,将观众高位安放,捧为上帝。这应该就是该剧文本的亮点和特色了。

    主题意义:

    该剧揭示了当下信仰倒伏,灵魂丢失的社会深层问题。起到了呼唤传统美德复归的警醒作用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家庭亲情,最难磨合的,莫过于婆媳关系。有心理学家称婆媳是为天敌,堪比水火,不相兼容。然而,家庭作为社会稳定的最基础细胞,婆媳亦可超越天性,成为挚友,成为孝道楷模。更何况,夹在婆媳之间的还有一个特殊的角色,那就是儿子并丈夫。处理好了,成为社会稳定的基石,处理不好,产生了蝴蝶效应,败坏世风,也可能危及社会安宁。凡此种种,不可不测。汉乐府《孔雀东南飞》,讲的是婆婆磨媳妇;黄梅戏《孔雀西北飞》,讲的是媳妇磨婆婆。由此可见,一个磨字,几多无奈。

  初读剧本,只觉得不过写了一个说不尽道不完的婆与媳的故事。再读剧本,就发现,绝非那么简单,“东南飞”、“北西飞”,崛显出了时代变迁那永恒的文化信息。此乃时代特性。三读剧本,关照生活,复归无极,复归自然,复归婴儿。且看那文本里无不充斥着浓郁的生活气息,无不跳动着活灵活现的生活浪花。特别是刘金芝和重卿妈的人物塑造,堪称时代人物的精神写照。      

    关于风格样式:

   初读剧本,觉得这是一出样式鲜明的"抒情喜剧"。刘金芝的小算盘;婆婆的乐观隐忍;焦仲卿的符号化的怕老婆等等,都带有一些漫画式的元素。然而,细细分析却发现,或许把它定位于"生命正剧"更准确一些,因为这里边无不充斥着对于生命(也就是人该怎样活着)的探寻。如若往深里思考,该文本也提出了一个无法回避的社会大问题,就是在市场经济的驱使下,人们对于传统孝道的重新解读,从这个角度来讲,也可定位于"社会问题剧"。如果这样分析下去,再关照文本,就觉得,该剧在二度呈现上,不应该那么简单的归类于那一种风格样式。或者说,不应该过于复杂化地去非要定个什么风格样式。中国戏曲的独特性就在于不分什么悲剧或喜剧。亦悲亦喜,亦庄亦谐,悲喜交集,庄谐有致,以情悟道,守理重情,是为戏曲。将该剧呈现出满台生活气息,满台鲜活人物,有声皆歌,无动不舞,好看好玩儿,情趣盎然,以情悟道,直抵心底。此乃最高境界。果若如此,足矣!若非要定格风格样式不可的话,那边是:具有浓郁地域特色的带有生命况味的悲情喜剧。